所在位置:首页>区县工作>井研县纪委>正文

【纪检人手记】扶贫当扶志,我们可以再做点什么

发布时间:2019/12/16 22:32:15  来源:井研县纪委监委

按照组织安排,从2018年7月起,我作为县纪委监委派驻的扶贫专干,扎根在了省定贫困村——研经镇王家沟村。

这天,走访归来,我像往常一样回到村委会办公室整理资料。

“哥哥,你在做啥子?”窗边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。

我循声望去,一名10来岁的小男孩趴在窗台望着我,沾着尘土的小脸上挂着笑容,一只眼睛有点斜,手里还拿着一包打开了的方便面。

“小弟弟,我在工作啊,你有什么事么?”

“没什么、没什么!”小男孩似乎没想到我会搭理他,他连连摇头,有点小慌乱。

“快中午了,你还不回家吃饭?”

“方便面好吃!”也许是为了化解尴尬,也可能是为了印证,他伸手从方便面袋子里抓起一小撮塞进嘴里,哗啦哗啦地吃给我看。

可能只是来村委会玩的小朋友,我没有太在意,继续手里的工作。

奇怪的是,到中午吃饭的时候,小男孩依然没有离开,他边啃着手里的方便面,边在饭桌旁看着我们吃,脸上依旧挂着笑容。

我认真地打量起这个小男孩——衣服很破旧,裤子上的针脚线也冒了出来,鞋子上全是土,鞋底已经开裂。这样的装束,加上奇怪的举动,我猜想这可能是个没人照看的小孩,于是招呼他坐下一起吃饭。

“不吃、不吃,你们吃就好了,我吃这个。”他往后退了两步,扬了扬手中的方便面,不过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一只眼睛斜斜的看着我。

吃过饭后,我和村党支部书记朱梁英聊起这个小男孩。

“小男孩叫王友,平时大家都叫他友友。友友是他爸爸捡来的,养大一点才知道智力有问题,但是并没有嫌弃他,尽心尽力抚育。8年前,他爸爸去世后,就跟他叔爷一起生活。他叔爷原来也是建档立卡贫困户,爱人是智力三级残疾,还有个84岁的老母亲,常年受风湿病困扰,一家五口人的生活主要靠他叔爷父子到深圳务工维持。”

朱书记继续介绍:“友友是智力二级残疾,今年已经19岁,但看上去好像只有10来岁,没有读过书,也没去打工,平时还要靠84岁的奶奶照顾,都不知道以后怎么办。哎!”

朱书记叹了口气,转身去收拾碗筷。我转头望了望在村委会院坝里摆弄健身器材的友友,心里五味杂陈。

友友是村委会的常客,我们走访回来,他便跑到车窗旁边,开心地喊:“哥哥,你们回来了哦,你们工作好辛苦哦!”我们在办公室商量事情,他就在屋外静静地听我们说话。每次叫他一起吃饭或者一起吃点水果,他总是害羞地躲到一旁,吃着自己买的方便面,脸上挂着笑容。

我如鲠在喉。在村“两委”、驻村工作队周会上,我提议,应该帮助友友做点什么。

朱书记解释道:“我们早就将友友纳入了五保,但因为年龄和残疾,教育保障等政策没法落实;他奶奶享受了老年金等政策;他叔爷家进行了改厨改厕、房屋修缮加固,落实了医疗保障等政策,介绍父子外出务工,他们家2017年就脱贫退出了。从扶贫政策上来看,我们能帮的都已经帮了。”

“我们可不可以再为他做点什么呢?”我向大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“友友马上20岁了,虽说智力有残疾,但不影响交流,况且他身体状况也好,能否落实公益性岗位,让他去打扫卫生,或者去敬老院帮忙之类的,争取能养活自己?还有,快过年了,我们再去看望看望他们吧!总之,我们应该再为他做些事情。”

提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,我们送去了些衣物,还给友友买了身新的冬衣,同时做他们家人的工作,商量给友友找份工作。

春节前的一天,友友像往常一样来到村委会看我们工作,我开导他:“友友,过了年你就20岁了,是大人了,该你照顾奶奶咯!”

“照顾是什么?”

“就是要做饭给奶奶吃,给奶奶洗衣服这些。”

“我现在在帮奶奶扫地,还有提水、叠被子、搬桌子……”他扳着指头向我数着。

“友友都能做那么多事了啊,不错不错!那你想不想打工挣钱呢?”

他望着我,依然挂着笑容,斜着小眼说道:“嘿嘿,我叔爷说,过了年带我去深圳打工。”说完,他笑着跑开了。

看着友友的背影,我在想,这样的孩子、这样的情况在现实生活中可能不止一个。我们扶贫要做的,或者说更需要做的,应该是帮助、教育、引导他们学会自食其力、自力更生,加深对生命的感悟、对人生的理解,也就是扶贫当扶志。

我们还可以做更多,不是么?


作者:井研县纪委监委派驻王家沟村驻村工作队队员 徐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