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首页>廉洁文化>清风文苑>正文

帮扶日志丨带头的老党员

来源:马边彝族自治县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:2021-06-25 10:06

皮肤黝黑,头发全白,手里常端着一只铜烟斗,玛赫罗哥看上去比同龄人更成熟、更沉稳。他说,彝族世世代代居住在高山上,他也喜欢高山,喜欢在放羊时爬到山的高处,俯瞰绿色的田野、闹热的苏民路和一栋栋时髦整齐的新房子。

带头支持大事业

57岁的罗哥是老党员,党龄26年,他入党那年,现在村党支部年纪最小的党员刚刚出生。

提起入党经历,罗哥颇为自豪。当年,组织正是看中了他有思想、懂道理、深受群众信服,才在不断接触、审慎考察后,批准他成为党的一员。“能为大家做点事,我很高兴”,回忆起入党后担任村长、村支书的时光,罗哥动情很深,“组织信得过我!”

流逝的是时间,不变的是信念。

村里原来的小学建在“土神山”上,只有几间简陋逼仄的教室,孩子们上学先要爬一个长坡,中午只能在学校啃干粮。2019年8月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正式结对帮扶小谷溪村,决定直接出资修建一所新学校,选址就在旧学校下方,基本上全是罗哥家的土地。

“这块地应该难度不大。”负责征地的立古克气信心满满。果然,刚表明来意,立刻就获得了罗哥的肯定答复。“我们是党员,肯定要带头,要支持村里的工作。建学校对娃娃们好,是大事,是好事。”当问到具体补偿方案时,罗哥说,“你也是老支书,我相信你,我把娃儿喊过来,你们商量吧。”

带头过上好日子

罗哥是吃过苦的。过去,一家7口住在黑漆漆的土坯房里,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。山里冷得早,白天挤在火塘边取暖,晚上就围着火塘睡。直到2018年秋天,一家人终于易地搬迁到楼房坝集中安置点,住上了宽敞干净的两层小楼。罗哥的妻子阿于比牛说,搬到新家的感觉,就像做梦一样。

住上新房子,还得过上好日子。

楼房坝面临着新问题。旧房猪圈要拆除,新房周围不能私搭猪圈,村民没有合适的地方养猪。村“两委”和驻村工作队决定用活捐赠资金,专门推出“以奖代补”项目,支持贫困群众集中修建标准化猪圈。

“贫困户按标准自建标准化猪圈,验收合格后每户奖励1间猪圈费用,奖励金4000元。”弄清楚政策后,罗哥哼着小曲儿、开着红色小三轮,几分钟就回到了楼房坝,开始一户一户动员,“政策瓦吉瓦(很好),我们要主动干!”在罗哥的积极组织协调下,楼房坝集中修建标准化猪圈29间,共14户贫困户获得奖励。

目前,罗哥家的存栏猪小有规模,最多的时候达到15头,他还养了60多头山羊,是名副其实的“小养殖大户”。“日子更有奔头了”,罗哥的脸上写满对幸福生活的向往。

带头破除坏习俗

现在村“两委”开会,话题主要是村里的工作,大家发言都很踊跃,献计献策,明显比以前热闹多了。“党员更像党员了,代表更像代表了”,大家都有类似的感受。

“我们彝族有三件事最花钱,结婚、死人、搞迷信,尤其是死人。辛辛苦苦养猪、养羊、讨茶叶、打工挣的钱,全花在这上面。要是没有这三样,我们早富了。”在2021年第二次村民代表大会上,罗哥提议:“村里能不能统一下,以后死了人不杀牛?我是德古,就从我们家做起。”

罗哥的话说到了大家心坎上。在小谷溪乃至整个小凉山,办丧事最讲究排场,亲戚朋友要来一两千人,光牛就要杀十几甚至几十头——根本吃不完,最后全浪费了。按彝族传统,赶礼必须还礼,还礼也要杀牛,而且礼金只能增不能减。人情债和丧事本身带来的巨大花费构成繁重的经济负担,就像一座座大山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“我同意,这样对主人和客人都好”“我也同意,一头牛一万多,实在着不住”“最好改成桌餐,又卫生又节约”……

大家纷纷表达了对“丧事不杀牛”的支持,同意从简操办红白喜事。举手表决、全票通过,这一建议顺利写进了新版的村规民约,成为村民主动移风易俗的里程碑。

如今,罗哥仍担任着村务监督委员会的委员,仍然关心村里的大事,不遗余力地为各项事业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。“是共产党员,就要带头为大家多做事情,一辈子不后悔。”罗哥说。


作者:郑深宇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央统战部纪检监察组干部,现挂职担任四川省马边县小谷溪村党支部书记助理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